牧函 / 分享

分享 2018/09/30 何竟如此?(普通羊宣教士)

在港享受了十三個月的假期及進修,九月返回公司的地區辦公室,商討未來的工作計劃。今年餘下的幾個月,急需在新工場找居所安頓;之後會作調查報告,了解社區人群的健康情況、生活習慣、醫療需要等,作一個基礎評估,同時亦為明年正式開展的社區健康教育工作做好各項活動計劃的準備。

新工場是一個偏遠的鎮,她轄下管理七條村,總人口只有二萬多人。聽說本地人多會用「窮」來形容這個地區。這使我想起當初申請加入公司時,填寫服事地方和對象一項,就正是寫上「往偏遠貧窮地區作醫療服事」。其實,祂帶領著我一次比一次更對準這服事的方向。因為在第一個工場是縣市,有一定的生活水平;第二個工場雖然是鎮,但因為地方行政部門都位處其中,所以不斷在發展。未來的工場正積極地在做脫貧工作,似乎是更貼近我起初所領受的方向。雖然如此,未來面對的挑戰仍然不少。新的工作模式——過去兩期的服事,我主要在醫院和一些政府部門內較穩定的環境工作。未來服事的場景將會有更多不能控制的因素,如天氣、交通及新的團隊——會與一個本地三人家庭(其中一位成員只有四歲)合作開展社區教育工作。他們是剛加入公司的非醫療人員,所以我也要學習與有小孩子的家庭彼此配搭事奉。新的合作單位——未來會與鄉鎮醫療單位合作,發展他們沒有做過的健康教育模式;假如他們可以接受這模式和積極投入配合,工作才能事半功倍。
剛看完一本小書《何竟如此?》(To What Purpose?) 書中描述一位英國醫生,在1931年啟程到一個遙遠的國家長期服事,他用了兩個月的時間攀山越嶺穿過沙漠,到達工場後只有七個月,便因感染傷寒去世,離世時不足三十歲。很多人會問:「何竟如此枉費?」,書中又引述聖經(約12:1-8,可14:3-9, 約17:12),當馬利亞打破價值相等於當時人一年收入的真哪噠香膏去膏耶穌時,門徒中的猶大就責備她:「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後來耶穌禱告時,用「滅亡之子」去形容猶大(原文「枉費」和「滅亡」是同一個詞),原來猶大才是真正的「枉費之子」。這裡帶出一個信息,祂的價值觀與人的價值觀實在有很大的差距。這位英國醫生雖然在工場只服事了七個月便離世,但他的見證卻不斷燃著很多人的心去回應祂。
隨著很多制度上的變動,能開展新的工場已是不容易的事,現在我難得地有這機會參與,正提醒我要好好珍惜。因為實在不知道能繼績在這裡服事有多長的時間,所以我願學像馬利亞,不枉費祂賜予的機會和恩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