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函 / 分享

牧函15/07/2018那佳美的黎巴嫩⋯⋯(王少勇牧師)

黎巴嫩,一個絕不陌生的名字,卻只有很少香港人曾親身到訪。我們好像熟悉它,因為它在中文聖經出現64次,是上帝應許賜給以色列人的地業之一;它又被稱作「中東巴黎」,可見它昔日的繁華。但是,我們絕少到那裏旅遊,因為自1975年起,那裏經歷了15年內戰,內戰停止後還有延綿不斷的恐怖襲擊,最近的一次在2013年。


戰火連天,已足以令遊客卻步。加上位處中東,世人總以為它是伊斯蘭國家;在強國敘利亞毗鄰,就更受「伊斯蘭國」威脅。然而真相是,黎巴嫩是中東地區最西化的國家,它本身更是一個天主教國家。雖然在國家人口上反映不了這個事實,但傳統上總統必須由天主教徒擔任,總理則由伊斯蘭什葉派擔任。除此之外,正教(Orthodox)和德魯茲派(Druze)也是黎巴嫩的重要宗教勢力。

今次我在18-23/6參加了一個黎巴嫩國際牧者探訪團,成員來自美國、英國、愛爾蘭、澳洲、荷蘭、台灣和香港。我們的活動主要集中在19-22日,在19日我們留在酒店,一連聽了6位嘉賓分享(分別來自荷蘭、黎巴嫩和敘利亞)伊斯蘭在中東的皈主情況,特別是上帝如何藉著在黎敘兩國的救援工作,甚至是異象異夢等神蹟,讓福音逐漸傳開。其中一名家庭教會領袖分享到,他生於德魯茲派家庭,但長大後受高深教育,漸漸成為無神論者。有一次他太太心臟不適,躺在地上快要休克又無人幫助,但他得到啟示要在其患處劃十字,他於是照做,太太果然不再痛,還可以起來行走。因此神蹟,他和太太都皈信耶穌,現在兩人都成為教牧,並建立了一間有15個家庭小組的教會。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

在20-21日,我們被安排探訪當地教會和國際救援機構合辦的難民營、學校和糧倉。特別是20日,我們需要在早上七時集合,坐長途車翻過山嶺,到達黎敘邊界的難民營探訪。當車子行走在山路上,領隊告訴我們再開15分鐘翻過一個山頭就是敘利亞,那裏剛好是IS以前的大本營,幾年前還有一隊外國探訪隊在同一條路上被綁架。原本領隊還計劃帶我們過境一次,但可惜那幾天局勢不穩定,連安排好的敘利亞講員都不能過來黎巴嫩跟我們分享,我們便只能停留在黎國境內。

我們先去教堂聆聽講解。這間教堂令我佩服的是,他們分成四個部門,竟然只有一個是處理內部的敬拜、相交和培育等事工,其餘部門分別是:教育事工、婦女救援事工及難民營事工,而且投入後三者的資源遠遠多於前者。我不認為普世所有堂會都要仿效他們,但我佩服他們回應時代,與民同行,在黎敘兩國的基督徒和穆斯林群體中,活出了美好見證。

之後再乘車去難民營。一下車,已聞到陣陣垃圾腐臭,經過教會同工安排,我們有機會負責分發救援物資(包括油、米、麵粉、罐頭和清潔用品等),並帶著一些玩具去探訪受助家庭。坐在膠帳幕搭成的難民營中,最叫我深刻的不是難聞的氣味,而是屋主原來要付100美元月租,令一家每月也捉襟見肘,事緣教會本身並無資源,只能向地主租地。此外,該屋主已住了七年,他絕望地説人生已無希望,被西方國家接收的機會已很渺茫,在黎國出生的孩子又無身份(stateless),我們連聽見都覺得無奈。臨走前,我們只能為他們祈禱,感恩的是這個穆斯林家庭樂意接受,懇求上帝聽我們的禱告。

篇幅關係,這篇分享只能停在這裏。如果大家想聽到更多我在這次黎巴嫩探訪之旅的見聞和反省,請密切留意稍後公佈的分享會日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