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分享

見證分享 2017/12/10 頑石點頭 吳逸昭弟兄(女兒吳秋和姊妹撰寫)

堅硬石心

父親一向不信主,自從他曾聽過新聞報導一些關於基督教的醜聞,於是常常說:「基督徒掛羊頭賣狗肉」,甚或有點兒反感。當母親在弟弟結婚後,思考離世後何去何從的問題時,父親卻無動於衷。母親在2012年受浸,之後不再拜神和參與各樣相關的儀式。不久,父親說他也無心拜祭祖先,但他仍然心硬。2015年尾的一晚,父親因突然心口、背脊劇痛而入了急症室。一向身體強健,從未入過醫院的父親,一住便住了個多月,原來他的心血管有約一尺長的內壁撕裂,醫生告知我們隨時要有心理準備面對他的離世。這時,我看見上主為父親開了一扇窗,教會牧者、院牧、我的朋友,紛紛勸他信主,但他一一拒絕。最記得一次,我當年青少年團契的以斯拉團團友們,一行接近十人來醫院探望父親,大家鍥而不捨的抱著搶救靈魂的心態,勸父親信主,但父親竟拒絕之餘,與大家爭拗起來,還有點兒動氣,我們都近乎絕望,但福音的種籽卻暗地裡種在父親心裡。

記得去年,父親堅持要為自己購買一個道教骨灰位,我堅決拒絕為他效勞,理由是我沒有可能否定他信主的可能性,結果弟弟給他買了。其實,當時連母親也認為父親一定不會信主。 

頑石點頭

母親於今年321日安息主懷,之後,父親就開始出現進一步的腦退化。而且,他之前偶然會有兩聲咳嗽,逐漸加劇嚴重,後來更由咳出血絲演變成咳出血痰,身體日漸消瘦。由於他不太合作吃藥和檢驗體液樣本,再加上醫院遲遲無法驗出父親的真正病症,直至今年9月尾才確診肺結核,需要入院接受治療。我們好好趁著機會與父親吃了最後一餐我的生日和中秋節晚飯。於是父親入了院接受醫治,個多星期後醫院告知情況穩定而出院。在家一天後,他出現氣促,便在1019日再次入院。一入之下,竟確診為已擴散末期癌症,當時我和弟弟都很愕然。醫護人員告知我們可以隨時爭取時間來探望父親,這亦意味著他在世的日子將不久矣。

1021日那個晚上,我放工與美蘭傳道往醫院探望父親。當時父親較疲倦但清醒。起初,美蘭傳道為父親傳福音時,父親非常抗拒,還說:「唔好!唔好!唔好!……唔好講呢啲耶穌!」但他仍勉強願意美蘭傳道為他祈禱。不久,他的血壓開始上升,精神突然好了些。美蘭傳道鍥而不捨地告訴父親,是主的力量幫助他,更乘機邀請父親信主,他在這時竟毅然應承。還記得我在試探父親說:「現在美蘭傳道是邀請你信耶穌,你真的願意嗎?」他竟然肯定地說:「好!」完成了決志祈禱,父親還問我:「現在是否真的?是正式嗎?」我說:「當然是!」

於是,羅牧師立即致電給我,邀約父親翌日受洗。正當掛線,父親突然告知,看見天花上有烏龜,於是弟弟向天花揮著手說:「我已趕掉那隻龜!」但父親說這烏龜仍在。這時,我突然有感動,想替父親立即施洗。於是我致電少勇牧師,請他快來替父親洗禮(當時我還以為王牧師仍在教會),他與羅牧師商量後,最後由羅牧師「飛的」到醫院替父親洗禮。在等待的時候,父親猶豫問:「你們這麼快(為我施洗),我不是這麼快(離世),是嗎?」我回應:「既然已信,何不接受洗禮,正式成為天父的寶貝仔,現在就是正式了。」他點了頭。接著,他說肚子餓要吃蘋果。雖然當時父親是要禁食,但我卻問准了,為父親買了新鮮蘋果汁給他,他很快喝了大半支蘋果汁,原來這已是他人生最後的一口新鮮蘋果汁。正好回應了他為了吃一個更好的蘋果而由國內申請來港,畫上了圓滿句號。

當羅牧師到父親床邊,要替他施洗時,他有曾說過「未有心理準備」。但當我們再問父親:「你想正式成為天父的寶貝仔,跟著耶穌嗎?」他應承了。在我們家人、朋友的見證下,羅牧師於1021日晚上接近11時,替父親施洗。當父親受洗後,完成祝福,我看見父親放下憂慮,表現安詳的樣子。而我們也釋懷了。

歸主名下

翌日,父親已很疲倦但仍有點反應,我趕快為他與越南的妹妹和國內的親戚進行視像通話。在趕忙下,我竟然忘記告訴父親有關他的病情。幸好後來弟弟在探望父親時告知他有關他的病況。 

1023日早上,當天我準備去探望父親,以及約了醫生商議父親的治療計劃。途中,護士突然再致電給我,告訴我父親快到了生命盡頭。我立即叫了家人到醫院。當我到父親床邊,叫了一聲「老豆」,儀器所有數值立時變為零,父親停了心跳。為了讓父親能聽到弟弟最後道別,我繼續拍動著父親的身體,結果,弟弟也來了。當天早上1015分,父親在安詳、沒甚痛苦的情況下,聽了我們的道別,息勞歸主。他安躺在主的懷抱中。上主終究也鍥而不捨地為父親開了這扇門窗,讓父親成為祂的寶貝兒子。將來,我們可在天家再聚。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