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集

第九十五屆洗禮及轉會禮見證集

從苦悶憂愁的人生到豁達開朗的生命


陳妙容姊妹 (羅雯霏傳道代筆)

我對活石堂並不陌生,因我的二哥在十多年前患重病,透過李麗君姊妹介紹,受洗加入活石堂。母親(李群肖姊妹)亦隨著二哥返天家後,便相信神和接受洗禮,並且恆常地參加活石堂聚會。媽媽生前我亦間歇地參加活石堂聚會,可惜對信仰未感興趣。

2008年6月17日,我的丈夫因癌症離世,我心感徬徨和無助。突然想起羅傳道的電話,便立刻致電給她,希望她能協助我。感謝神!得著教會弟兄姊妹的幫助,能夠順利辦妥丈夫的喪事。當時我心裡很感動,我與他們非親非故,他們竟樂意來幫助我。後來羅傳道和李麗君姊妹向我介紹福音,我便願意決志相信神。

由於我自小患有小兒痲痺症,以致行動不便,加上沒有人陪伴我,因此未能參加教會聚會。直至今年四月,透過麗君姊妹的協助,我能夠參加崇拜聚會和出席信仰基礎班,這是我很大的突破。現在我還可以自己乘車參加教會聚會,這真是經歷神的看顧和保守!

神在這兩年間不斷改變我—以前的我很自卑,加上親人陸續離開我,覺得生活很苦悶、憂愁,更想過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參加了教會後,神改變我的消極思想。祂藉著傳道人、弟兄姊妹和家務助理的鼓勵,讓我要珍惜生命,好好地活下去。神賜給我有許多的恩典,首先使我的生活一無所缺,我不用擔憂自己的經濟;其次是讓我放下對人的仇恨,願意學習寬恕,不再斤斤計較;第三就是我感受到神的愛包圍自己,雖然身邊的弟兄姊妹不是我的至親,但卻令我感受到人間有愛。

祈求神繼續幫助我可以穩定地參加教會聚會、不斷認識神和享受肢體相交的生活,更能有勇氣向他人分享神的恩典!


從暴躁性情到心境平靜


方仁新弟兄

(編按:方仁新弟兄於2010年1月15日受洗,見證由弟兄口述,劉嘉明實習傳道筆錄)

我是一位73歲的老人家,自少被賣到馬來西亞生活,但後來卻意外地獨自一人來到香港,自此便在這裡生活成長。

一直以來我都是拜觀音、讀佛經的。在明愛富東護老院生活期間,亦是繼續保持這些習慣。但李麗貞姊妹的關心及探望,讓我感動之餘,亦讓我認識了主耶穌的愛。過去一年雖然經常出入醫院,但卻在三月的一次住院期間,由院牧的義工帶領下,我終於真正接受了主耶穌成為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去年底因為身體病痛及腎衰竭的情況,再次入院。但感謝主在危急的時候,讓我接受了洗禮,加入基督教會活石堂。更感謝主的是讓我身體穩定下來,且能夠平安出院。

成長的經歷,讓我不曉得怎樣與人相處。過去的工作中,亦經常與其他同事發生衝突。而在明愛富東護理院居住的日子,也會容易發脾氣。但相信主耶穌後,雖然我說不出自己有什麼轉變,但身邊的人卻認為我的脾氣比以前好,笑容亦較之前多。

現在每天我都會拿著十字架,向上帝禱告,祈求祂保守我,特別當身體漸弱的時候,更求主看顧我。


從對信仰陌生到全情投靠神


劉志偉弟兄

我參加活石堂聚會已有六個月時間,自從上一屆洗禮(2009年11月)見證黃麗儀姊妹受洗後,便開始認識活石堂了。

活石堂是我第一間參與的教會,使我對教會產生好的印象,感覺教會的弟兄姊妹很友善和樂意幫助人。當我參加聖誕節聚會時,感到活石堂好像一個「大家庭」,這是令我開始喜歡參加活石堂聚會的原因。

我與多數人一樣,從小學到中學在基督教的學校成長,但對這位「神」卻是完全陌生。直到在活石堂參加「信仰認識班」、「基礎班」和翻閱信徒的見證文章,我終於逐步認識祂,感覺這位「神」很真實。回想最初參與「信仰認識班」的日子,我是逐漸相信「神」的存在,並且開始考慮決志相信祂,可惜自己仍沒有勇氣和信心。直到信仰認識班的最後一課,當看到電影《受難曲》中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的片段後,心裡有一份「感動」,令我作出決志信主的決定。我相信如果沒有這一份「感動」,到今天我仍未有決志的信心。所以,神為我的安排真是太奇妙了!

信主前的我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沒有什麼追求,沒有什麼夢想,喜歡生活得簡單開心。我亦很相信自己的能力,認為只要用心去做,任何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我也喜歡將所有不開心的事情藏在心裡,這不是逃避,只是我害怕影響身邊的人。

信主後,自己在思想方面改變最大。現在我做任何決定前,都需要考慮清楚才去做。另外就是追求學習的心加強了,很希望可以從聖經學習禱告和基督的道理,更希望學習與人分享感恩的事情。

今次毅然決定洗禮,盼望藉此可鞏固自己的信心,期盼洗禮能作為一個新開始,叫自己可以好好學習成為一個信而順服的基督徒。


從頑梗的心到心被感動相信神


李柏弟兄

我是李清華姊妹的父親,年紀老邁,又多病痛,我和太太住在沙頭角一間護老院,在2009年12月11日接受灑禮,加入活石大家庭。

還記得1997年11月,我與太太到關島探望女兒清華和外孫女俊嫻,當時正值感恩節,是信徒為要感謝神的保守和豐足賜予的傳統節日。女兒的教友們就邀請我們拜訪他們的家庭和慶祝感恩節,他們先後向我們傳講耶穌的福音,那時候我的心很頑梗,未能接受這個大好的信息。直至解師母再次在飯聚時多次強調耶穌基督的福音大能,我心裡被感動,最後便決志相信神。

雖然自己信心不足,感謝基督恩慈憐憫,恕我過犯,使到我心裡有平安、喜樂,他讓我繼續堅定相信祂。在女兒鼓勵下,我便在護老院接受洗禮,歸入基督的名下,成為神的兒女。


衷心讚主恩


吳惠賢姊妹

母親於1999年被診斷患上老人痴呆症,現時仍住在沙頭角一間護老院。她一向拜偶像多年,從未認識上帝。感謝神,在1997年藉著她和父親到關島探望我們,開始有機會認識神。

當時母親愁苦心痛,為我的處境擔憂,因我要與女兒相依為命,而且又身處異鄉。我和女兒均滿有信心和喜樂地來安慰她,分享神在生活中怎樣眷顧我們,使她可以瞭解神的慈愛。我要多謝一班弟兄姊妹耐心地向兩位老人家分享福音,而在解師母悉心帶領之下,媽媽便欣然接受主耶穌成為她個人的救主:她願意放棄多年所拜的偶像!

因著母親和父親的信主經歷,我要衷心感謝父神對我的厚恩!母親更在2009年12月11日與父親一起在護老院接受洗禮,加入活石大家庭。

(編按:李柏、吳惠賢伉儷於2009年12月11日受洗,見證由女兒李清華姊妹代筆)


從執著自我到莫名平安

李汝欽弟兄

我是一個生長於基督教背景的人,由中學到大學都是基督教學校就讀。1973年畢業,努力工作,晚間教書,不斷升職,成為十多間公司的董事。事業可謂一帆風順,可惜沒有安全感,生活緊張,壓力大,睡眠不足。

雖然我沒有恆心,少參與崇拜,但內心卻對主是完全接納。每當遇上困難時,每次禱告後都有平安。1987年,因工作關係而經常參加飲宴,後來發現要接受切除膽囊手術。眼見兩個孩子仍年幼,擔心若有不測,後果不敢想像。當時唯有不斷禱告,全然交託主,心裡充滿一份平安喜悅。手術安然渡過,及後我放下工作,舉家移民加拿大。

過去,我是一個愛面子、靠自己,處事執著,沒有情趣,內心又沒有平和的人。上主改變了我,叫我深深體會祂的愛,即使遇上艱難,仍有平和的心去面對。去年,小兒子剛好醫科畢業,我竟突然發現體內有一個如西柚般大的腫瘤,可說是晴天霹靂,但心中卻有一份莫名的平安。我決心信靠主,祂的慈愛使我得著平安,更讓我在家人的支持下,回港接受治療。

在決志一刻,我已經是一個新造的人。今天,上主又奇妙地帶領我和妻子加入活石堂這個大家庭,並於復活節接受洗禮,成為天父的兒女。我深深感受到主耶穌基督一生都沒有離棄我,並不斷賜福給我,真是何等的奧妙!


從緊張不安到全心信靠

區肖琼姊妹

結婚前,我對任何宗教全無知識;婚後,亦只知相夫教子。當孩子上幼稚園,便開始帶他們上天主教聖堂,因我相信在宗教環境下,他們不會學壞。我是以丈夫為中心的全職主婦,丈夫忙於工作,我只有全心全意放在孩子身上,為他們找名校,要求他們有好成績,課餘還要他們學琴。

過去,我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生活緊張,做事要十全十美的人。因此,我常感到壓力甚大,長期睡眠不足。在移民加拿大後,我帶領孩子參加基督教會,讓他們加入團契,小兒子亦己受洗。在教會,我感到弟兄姊妹的關心,令我更完全地信靠主,經常向主禱告。

去年,我在一次運動時,無意地弄傷脊骨,躺在病床上甚久。後又得知丈夫患上癌症,心裡的恐慌和徬徨,實非言語所能形容。那時,我不斷向主祈禱,只有上主成為我們的最大支柱。後來,我與丈夫決定回港就醫,過程中深感上主與家人的厚愛。今天蒙上主安排加入活石堂,並於復活節與丈夫一起受洗,深感沐浴在主耶穌的大愛中。

(編按:李汝欽、區肖琼伉儷於2010年4月4日主日崇拜內接受洗禮)


從迷途羔羊到成為主的羊


馬麗嫦姊妹

直到現時,我參加了活石堂崇拜和培育課程已有一段日子,最近更完成了信仰基礎班,並準備參加今屆洗禮。

信主前,我是一個燒香、點燭香、吃素、唸佛經的佛教徒,而且還相信滿天神佛。當時我確信人生苦難、世界變幻無常,認為這大多源自於人性中的貪、嗔、痴以及一切因果報應和輪迴之道。雖是如此,但我心裡還是常感忐忑不安。因為我所認識的「因果報應」之論就是—假如今生修得好,便可以涅槃(即到西方極樂世界),可是我想到自己還有那麼多罪過,何時才能做得好?何時才可以成功去到極樂世界呢?若修得不好,便須輪迴轉世,好的還可以再做人,不好的便會淪為動物或半神半鬼的阿修羅,甚至永下陰間。而「輪迴」更是指這個「我」會不停在歷史中的「前世的我」、「今世的我」、「來世的我」沒完沒了的輪迴落去。這使我終日感到誠惶誠恐,常感到有壓力,好像透不過氣來似的,甚至覺得人生的痛苦,即使死了,也不能了結這個在「輪迴」中的我,生生世世都要在苦海浮沈。

曾有人提到:「神必為你生命有所預備。」我深深感受到這句話的真實!一個偶然「主賜平安」的祝福語,就叫我從鬱結中走出來。感謝天父在我未信主之前,就已經把許多基督的天使放在我身邊,而我們其中的一位「守護天使」就是我們的婚姻與家庭服務的輔導社工趙太。因著一次的家訪,她看見我鬱鬱寡歡的樣子,就帶領我作了一個同心的禱告,從那刻起,我心裏感到前所未有的平安,而我緊閉的心門也好像漸漸被打開了。我開始積極主動去教會、從福音影視平台去認識基督教,也如饑似渴的翻讀聖經,希望尋找當中的奧秘。當我看到聖經說:「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羅馬書5:8)我明白人都犯了罪,但主耶穌為人類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而洗去了我們的罪,解決了罪的問題。這不正是我日夜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的答案嗎?再看到:「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下)又:「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以弗所書2:8)這不也正是我所尋所思的問題嗎?讓我最震撼的是經上還有說:「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就在那一剎那開始,我完全從那一片迷惘中走了出來,我決意立志回轉歸主。

信主之後,我的生命改變了許多,以前夫婦倆常常爭執吵架,自從讀了聖經後,知道丈夫是妻子的頭,妻子對丈夫要順服、忍耐和謙卑。雖然自己還未能完全做得到,但我正為此學習。因此我們的爭執也少了,感情也比較以前好得多了!我希望主耶穌基督不但作我的好牧羊人,也希望祂是我一家之主!可惜丈夫和一對兒女還未能決志信主受洗,我會繼續為他們禱告,希望將來有一日「立志受洗」能從他們的口裏說出來。


從無可奈何到充滿盼望


莫鎮長弟兄

(編按:莫鎮長弟兄於2010年5月2日受洗,見證由弟兄口述,徐德興實習傳道筆錄)

「老公,記住返教會信耶穌!」

我一生銘記著這一句話,是太太乘坐的士前往醫院時,在非常辛苦的狀態下叮囑我的一句話。

感謝上帝給予我這一位賢妻,雖然我倆在太太生前關係不是非常恩愛,偶有爭吵,但因著上帝對太太有一份不離不棄的愛,叫她對身邊的親友都有著同一份不離不棄的愛,常常記掛著家人能否信耶穌。她在萬般辛苦的時候亦記掛著我的生命,這一份愛令我體會上帝對我的恩是多麼的大,因為祂給了我一個愛我的妻子,也因為主耶穌令我和太太的關係得以修補,並且更進深一步。

我已七十多歲,一生沒有做過什麼大奸大惡之事,信主前只相信自己,不感需要信耶穌。就算女婿女兒多番勸導,我亦無動於衷。但上帝沒有放棄我,太太入院後,我亦身體抱恙入院,上帝就在我們夫婦二人同住醫院時,奇妙地安排歐牧師探訪我們。當時我帶著抱恙的身體,不能隨便走動,太太亦躺在病床上,上帝派歐牧師把握我探望太太的時間,關心我和邀請我相信主耶穌。上帝就在那有限的時間內,讓我在太太的病床旁決志相信耶穌。還記起那日,就是今年五月二日,我受洗加入活石堂。

患病已有十年,出入醫院也有八次,對於生死早已看透,所謂隨遇而安,得一日多一日。面對著患病的太太時,雖有一份擔心,但仍只有無可奈何地接受。信主後,雖然對主耶穌沒有多大認識,只知道祂是神的獨一兒子,道成肉身拯救世人,但祂卻令我不再抱著以往對生命的看法,內心得到一份平安和輕省,不再對生命感到無可奈何,生活有盼望,明白生命有一個目的地,不但可以再與太太一起,亦令我和女兒們的關係更深。信主後,我生命充滿著盼望,對生命多了一份肯定,不再孤獨,這一切都是主耶穌賜給我的,感謝神!


從尋問到尋見

吳美兒姊妹


曾經和許多人一樣,我迷信於掌相命理,對自己的命運及將來充滿好奇,時常和朋友一起去占卜算命,甚至自己找書籍去研究命理術數。最初的時候,覺得樂趣無窮:六十甲子、每年二十四氣節,萬物相生相剋、生生不息。大自然就這樣循環不息地運作起來,而我們的生活作息又離不開這奇妙的作為。

但我漸漸發現,在這浩瀚的宇宙裡,億萬個星體有條不紊地運行著,一切絕非偶然。我不禁問:偉大的造物者,您是誰?誰掌管主宰一切?生命的價值又應否從出生的密碼計算出來?我仰望穹蒼,請「您」回答我!

當時我肯定祂絕不是我從小接觸的偶像,所以「您是誰」這問題經常佔據我的思想。不久,我認識了很多基督徒,在一次佈道會中,我決了志,接受耶穌基督為我的救主。感謝天父上帝!我是誰?竟然得到祂的揀選,我的罪得到赦免,而我知道的終極命運,是得到天父的救恩,享有永生。


從孤單作戰到有主同行


蘇冬梅姊妹

我的名字是蘇冬梅,我的一生本來是很順利、很不錯。我在1989年跟第一任丈夫結婚,1992年生下大兒子,本來擁有一個很幸福的小家庭。可惜在大兒子兩歲的時候,在某日的下午,我收到一個很壞的消息:我的丈夫發生了工業意外,從高處墮下身亡。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的大打擊。

悲傷過後,我要出外工作,兒子要交給娘家照顧。直到1997年,我跟工作上的同事結婚,就是現任的丈夫。在1998年生下小兒子,但在小兒子滿月後,我就要進醫院做一個大手術,在左右腦各開一次刀,把我的腦腫瘤割除。手術後,我的右眼和右耳都不能再用,因手術影響了我的視覺和聽覺神經系統,使右眼看不見東西,右耳聽不到聲音。當我看到自己的樣子時,我真是不能接受,並且很傷心!因為我的嘴巴變歪斜了。但傷心之餘,我想到兩個兒子還需要照顧,我必須要生存下去!這些年來,我努力地照顧家庭。可惜,大兒子在中學二年級時輟學,小兒子在十歲時就常常外出不歸家,我與丈夫也沒有交流。別人常說我很堅強,其實我心裡很孤單、無助。心裡縱然有難處,口裡卻是很難說出。

在2008年中,因小兒子又外出不歸家,要由社區的社工跟進。我很不甘心,自問已經很努力,為什麼這個家庭仍然有這麼多問題?我很不快樂!後來社工介紹我到油麻地梁顯利社區中心,參加天梯使團所辦的「儷人新天地」聚會,認識了一班婦女。後來又跟她們一起來到活石堂,開始認識主耶穌。又得到姊妹們的鼓勵,將小兒子帶到教會來上主日學和功輔班,而他很投入教會的生活。丈夫看到兒子的改變,與我多了交流,關係也增進了,家庭生活和諧了不少!

當我決志跟隨主耶穌後,我心裡覺得輕省,因我已將所有的重擔交托祂,不再倚靠自己了!「心再堅強,也不再獨自飛翔」!我不再孤單,因有主與我同行,祂會聽我的禱告,我深信祂必幫助我;現在心裡有平安與喜樂常伴隨著我!


人生下半場—意義的追尋


李明順弟兄

「世界盃」在南非正如火如荼上演。上半場是序幕,儘管精彩絕倫,下半場才決定輸贏。美國「領袖關係網」創始人班福德將人生喻為球賽:三十五歲以前為人生上半場,三十五至四十五歲為中場,四十五歲以後是人生下半場。如果上半場是追逐「成功」,下半場則是達成「意義」。下半場應該是我們一生的黃金時代。

我出生於湖北赤壁(可否聽過「燒赤壁」?),離三國古戰場約有二十公里。上半場,我基本是在中國大陸渡過的,人生一味追求「成功」。事實上,在世界看來,也算得上成功。在「千軍萬馬搶獨木橋」的年代,我順利升入大學,27歲獲得理學博士學位,隨即進入廣東省某政府機構工作,31歲晉升高級職位。然而,我心裡並不滿足,認定「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一心想出國。在廣州攻讀博士學位時,已有人傳福音給我,長期的無神論教育讓我覺得這是迷信;中國社會塑造的是一切靠自己和關係的功利人生觀,我認定「福音」幫不了自己,也就沒加理會。

1994年,家父53歲不幸患淋巴癌離世,他晚期對人生之絕望對我有極大的震撼,讓我開始思考人生為何?是否真有意義?96年我在香港大學工作,我的上司是位很好的基督徒,神藉此讓我再次認識福音,並預備好一顆謙卑的心來探究。我意識到,人的心態對福音的回應十分重要,正如撒種比喻中的四種情形。我認真研究福音內容,發現福音真理能切合人真正的需要。我接受了福音,於97年7月初在廣州沙面堂受洗,「回歸」上帝的懷抱。我和太太在沙面堂認識了一對美國宣教士夫婦,成為好友,他們生命的流露,對我們也有很大影響;我們參加他們的每週查經團契。兩年多穩定的查經學習對建造我們生命功不可沒。

在中場,我們走了不少地方。本世紀初,我們去到澳大利亞,參加當地華人基督教會,有部分時間工作,其他時間參與教會服事。那時已初步萌生全時間服事的念頭,「服事神好得無比,還有什麼比這更有意義呢?」我想。無奈,人的生命和「熱心」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東西。兩樣都好,但上帝更看重前者,生命需要陶造。2004年,神攔阻了我去裝備的道路,卻讓我們拖家帶口去了陌生的廣西某大學任教。5年多在桂林,無論工作還是服事都蒙神特別的祝福,十分順利,而心中服事上帝的願望越來越迫切,原來生命裡放不下的東西,也坦然越過。神學裝備之夢想熾熱,神也在適時預備機會。工作合約期滿後,神開路讓我進入崇基神學院學習。

我目前已完成基督教研究文學碩士(MACS)課程,即將進入道學學士(BD)課程學習—這是裝備全時間傳道人的課程。我和太太、兩個小孩住在學校宿舍。教會生活和實踐當然是神學裝備不可或缺的環節,經弟兄姊妹的引介,我們認識了活石堂歐醒華牧師,並於今年2月開始參加「活石之家」主日崇拜。儘管時間不長,也感受到傳道同工和弟兄姊妹的關愛。重新做學生,自己和家庭當然面對很多挑戰。神的恩典總是夠我們用的,讓我們繼續操練信心仰望的功課。下半場已經開始,人生真正的意義在於全身心榮耀我們的上帝。

「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90:12)


經過流淚谷,喜得秋雨福


楊莉姊妹(Alice)

時間過得飛快,去年這個時候,我們一家人還住在桂林一所大學裏,等待著辦來香港的簽證。一轉眼一年過去,我們一家人已在香港生活了近一年。回想這一年我們怎麼來香港和加入活石堂,真有許多的感觸。

十二年前我在廣州沙面堂決志信主並受洗。這些年我和我先生經歷了神許多的恩典和引領,心裏總有一個感動,就是要響應主恩事奉祂。六年前我先生明順就準備讀神學裝備自己,我表示支持。但神做事有祂的時間表。去年,我們夫婦終於決定結束大學的工作,舉家來香港讀神學。對於這個重大決定,親友擔心我們日後的生活和出路,勸我們要三思。當時我們說「神會供應的」。從申請入學、辦簽證,到搬家,一切都很順利。記得臨行前與桂林教會的牧師長老和弟兄姊妹聚別,老長老親筆題詩勉勵我們,老人家拳拳愛主愛人之心溢于字裏行間,弟兄姊妹的殷切期望和祝福的話語猶在耳邊。

我們滿懷信心和希望來到了香港,住進了崇基神學樓。經過最初安家的忙亂和興奮後,我開始真正體驗這裏的生活。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和熟悉的環境,重新做個家庭主婦,一家人在這裏每日過著「只有出沒有入」的生活真是信心的考驗!記得過了三個月,我看著帶來的那些存款用於交付房租、學費、生活費等如流水般花去,不禁憂慮很快會「彈盡糧絕」。我跟神說:「主啊,難道我們付上如此的代價來這裏,你會掩面不顧嗎?我在這裏做什麼呢?」那段時間,我一度陷入低落的情緒中。但我仍是相信神必看顧,神讓我親自經歷與祂的同在,祂的話語是我最大的安慰:「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書1:5)。

我們與活石堂的緣分就始於這個時候。當時我們在幾間教會間來來去去,這看看那聽聽,沒有定下心來。歐牧師聽說了我們的經歷,就主動約請我們。第一次見面,歐牧師的隨和親切和他對中國宣教的熱誠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後來當我們猶豫著是否應向神學院提出減免學費時,歐牧師對明順講的一番話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他說:「施和受都來自耶和華,既能慷慨施予也要樂於接受,這也是學習謙卑的功課。」感謝主!當我們把實情跟神學院反映後,神感動院方同意部分減免明順的學費和我們的住宿費,這實在給了我們莫大的幫助。雖然我們仍有缺乏,但這一年的經歷使我確信神必開路、供應我們。很感恩,這一年孩子們很快適應了香港的生活,身、心、靈都能健康發展。神也賜我學習的機會,開闊了我的眼界,使我越來越清楚今後的事奉方向。

從今年二月開始我們一家「正式」進入活石家。雖然時間很短,大部分弟兄姊妹都還未認識,但我每每想起牧師和弟兄姊妹的關心,錫泉夫婦的探訪,受難節那天的崇拜,約拿書讀經營的分享,就感受到活石家的溫暖和力量。兩個孩子也喜歡活石家,認識了一些兒童主日學的小朋友。我看到,活石家有一個忠心愛主,訓練有素的教牧團隊,他們是活石家的領航人,帶領著活石艦隊不斷向前;活石家有一大批樂於事奉,滿有智慧才幹的弟兄姊妹,他們是活石家的寶貝「小活石」,令這個大家庭充滿生機活力。雖然我們各自的背景和加入活石堂的時間都不一樣,但因著共同的信念和期望我們走在一起,一起敬拜,一起事奉;雖然活石堂與我曾去過的內地教會很不一樣,但弟兄姊妹愛主愛人和追求的心是一樣的。願主祝福活石家,也祝福眾弟兄姊妹。詩篇八十四篇這樣說:「靠你有力量、心中嚮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詩84:5-6)願神的話語成為我的力量,保守我和我一家今後行走在真道上,恩上加恩,力上加力!


轉會的兩個提問


吳錫泉傳道

第一個提問

前天主日,在早堂後跟某弟兄閒談,問我「你在活石堂事奉有多久?」我爽快的回答「08年9月入職,快兩年了。」

年多的日子,客觀來說可以很短,但主觀的感覺卻很長。短可以是相對我的年齡,四捨五入,不覺人生快到半百,年多的日子還不及五個百分點,說到這裡難免有點唏噓,人生苦短啊!想起大衛的詩句「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數,在你面前如同無有……」此時此刻,心中只有一個呼求:「求主用我餘生。」

「長」,主觀上感到與活石堂是「忘年之交」,那種熟稔的感覺使我驚訝!喜歡與活石堂的同工團隊事奉,互相補位、走位、分工而合作。隨著同工團隊的擴充,冀盼我們能在多元中發揮合一的精神,與弟兄姊妹一同建立基督的身體。

第二個提問

日前一位姊妹開玩笑的跟我說:「咁快就轉會?!還未夠兩年喎!」姊妹有心 / 無心的提問,激發我詰問自己「係喎,做乜咁快轉會?」「快,何謂快?何謂慢?」

誠如我太太的見證中所說的一句:「我對轉會沒有很強的概念」。事緣我們成長的母會從來沒有會籍的觀念,故此沒有會籍,也不存在「轉會」的問題。天真一點的說,對我而言,我在那裡事奉,我就必然屬於那個群體,不分彼此。我在活石堂事奉,我就是活石堂的一份子,「轉會」只是盡諸般的義而已!


神蹟天天都發生


潘偉儀姊妹(Esther)

神蹟天天都發生!

因轉會到活石堂,讓我有機會回顧自己的信仰歷程,實在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在廿多年前從偶像圍繞、邪靈控制的生活圈中我能被拯救出來,本身已經是一個神蹟!能從沒有知識基礎,至為人師表,也是一個神蹟!成為人母、今天轉職成為輔導者,更是一個神蹟!但我認為更大的神蹟,是發生在今天:從平凡常規的生活中,學習經歷神的帶領,每天早上起床感謝祂賜我新的一天,縱有大小不同的困難,仍因著信靠祂,有勇氣地面對,這才是最大的神蹟!

我對轉會沒有很強的概念。最初因錫泉來到活石堂事奉,並因他強調要一家人在同一教會群體事奉,我對此並無異議,便嫁「錫」隨「石」了。然而,在這一年多活石堂的經驗實在叫我讚美和感謝神!雖然活石堂跟我母會的崇拜形式有別,但這並沒有使我難於適應。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活石堂對真理的堅持和對主的愛,至於實行的形式我不會太著意。個人方面,我性格內歛、慢熱和被動,但同時也是個樂於真誠與人相交的人。有幸加入夫婦團契,在團契裡一同查經、分享和代禱,看到弟兄姊妹對主的單純和對聖經的渴求,使我感到溫暖和在主裡的彼此連結,常為感受到弟兄姊妹的關懷和包容,並能在真理追求上得到滋養而感恩。另外,在兒童主日學的事奉中,看到弟兄姊妹對兒童聖經教導的構思、預備和實行,勞心勞力,無私的付出,確實令我鼓舞!

故此,這一年多在活石堂的經歷,至今天決意轉會,不是因弟兄事奉的緣故而「被迫」入會,而是我自己在活石堂經歷主的帶領。不單是我自己,我們夫妻之間也經歷神的幫助和改變,這都是神蹟哩!

記得有一天腦海浮出詩篇的一句話:「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詩16:5-6)我滿心歡喜,感到神為我預備上好的,因祂是我的產業,祂實在美好!我將這話告訴丈夫,他說:「神量給你的,一定是好的啦!坐落在活石堂『街尾』之處也不錯啊!」誠然如此!

祂給我的都是上好的,因我信神蹟天天都發生!

(編按:吳錫泉、潘偉儀伉儷的母會為香港教會聚會所)


滿心感恩重返神家


曾木蓮姊妹

(編按:曾木蓮姊妹和母會為播道會富福堂,見證由黃嘉敏母親代筆)

我是活石堂兒童牧區助理黃嘉敏姊妹的外婆,我已七十多歲了,住在東涌明愛老人院。由於交通遙遠,行動亦不太方便,因此未能經常參加教會聚會。

我是在1985年在播道會一間教會接受洗禮,可惜已有廿多年沒有返教會聚會,已逐漸忘記主。直到2009年身體有輕微中風入住醫院,之後再發現自己患了子宮頸癌。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感謝神!接受了一次電療程之後,身體情況略為好轉。

後來藉著活石堂羅傳道來探望,讓我重新確認信仰,認識自己原來是神的兒女,有尊貴的身份。而且透過領聖餐,讓我學習感謝主耶穌基督的救恩:祂拯救我的生命,令我滿心感謝祂!同時因著女兒及孫女的鼓勵,亦得到活石堂的接納,讓我可以轉會加入活石堂大家庭,以便日後靈命跟進和領受聖餐,也讓我重回主耶穌的家。

 

 



 

Share